企業文化
首頁
>企業文化>企業文苑

認清生活再熱愛生活

作者:段生瑞 時間:2018-10-18 瀏覽次數: ?【字體:

現在“社會生力軍”的大旗開始交到80后、90后的手上,這些涉世未深或是剛剛步入社會的年輕人,或多或少接觸到了一些社會的陰暗面,在這個信息發達的年代,很多人在真正步入社會之前,通過種種信息渠道,做足了“功課”,自認為完全有能力應對社會的種種考驗,但現實是大部分人還是被虐的“體無完膚”,從剛開始的胸有成竹到心有余而力不足,這種心理落差對于幾乎沒有什么社會經驗的年輕人來說無疑是心境上的“重錘”。所以“喪”文化開始成為網絡上的主流文化,隨之衍生出大量“老氣橫秋”的熱愛生活雞湯段子,兩者分庭抗禮,“稚嫩”的年輕人裹挾其中。我自然也是這“身不由己”群體中的一份子,但理論指導實踐,首先還是要做好思想準備工作不是,所以我還是想談談自己對于認清生活和熱愛生活的粗淺見解。

誠然,不管是“喪”文化還是“生活如此美好”的雞湯段子,兩者不是都無可取之處。不是要一味否定“喪”的存在價值,也不是要簡單的自我安慰以熱愛生活筑一道心靈的防護墻,也就是說不能將兩者簡單的區分來看,羅曼·羅蘭說過,“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熱愛生活”,說說當然是很容易,熱愛生活本身就是一種很高的境界了,更別說是在認清生活的本來面目之后,所以才被羅曼·羅蘭稱為“唯一的英雄主義”。這個道理說的很對,但作為最“標新立異”的90后,我也想“叛逆”地提出自己的一個新觀點,先認清生活,再熱愛生活。

熱愛生活是境界,認清生活則是本事,我覺得對于剛涉世的年輕人來說,應該先加強自己的“本事”,認清生活的本事不強,空談熱愛生活,無疑是一路磕磕絆絆,致使美好生活理想的破滅。不需要承認,人性存在陰暗面,當一群人聚集在一起的時候,人性的陰暗面互相碰撞,“陰”,暗也,暗處的往往讓人防不勝防,所以就更需要提前認清,雖說認“清”很難,但防患于未然,多一點認識就多一份保障。當然認清生活肯定不只是看透人性,生活本身也在不斷給人施壓,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我一直在想當有一天我變得不普通了,比如擁有大把的財富,擁有令人艷羨的名望,我就不再需要面對普通的生活,到那時,我將不再受困于生活的瑣碎、無聊、惡心、齷齪、疲憊、壓力、厭倦、憂傷、痛苦、虛無……我的生活一定充滿光鮮、快樂、愉悅、舒服、安寧、幸福……可是我現在已然明白,無論我怎么努力,即便我名利雙收,依然不能脫離普通的生活,只要我生而為人,我就受困于生活,甚至受困于幸福的生活,事實上我們所有的人都受困于生活,受苦于這有限的時間和很快不再青春的肉身,受困于大大小小一切形式的責任,受困于來自方方面面的壓力,受困于生活中那些瑣碎、無聊、惡心、齷齪……與其說我害怕成為普通人,還不如說我沒有認清生活,害怕找不到一種自己喜歡的方式去度過人生,不知道什么才是我想要的生活。當你必須面對物質生活上那些惱人的小事時,當你需要承擔工作責任又想逃避時,當你不得不面對不喜歡的人又要假裝熱情時,你需要不停地在心里告訴自己:“這就是生活,不要害怕生活。”

在你認清生活之后,再來談怎么熱愛它。現實總是讓人難免產生悲觀的情緒,人生又不妨從悲觀出發——咀嚼我們必死生命的渺小與可憐,在夜里關上所有的燈,傾聽宇宙的永恒奧秘,在看穿構成我們日常生活主要內容的算計和貪欲、奔謁和榮寵、憂患和得失,還有自私、冷漠,那時在自己看來不過是一些愚蠢和虛妄的把戲,或是面目可憎的竊竊私語,從而體會愛的必要。

或許是因為我的工作環境出乎意料的“安逸”,作為公司的新人得到前輩們真誠的關照,讓我并沒有感受到自己對生活持悲觀態度的主觀臆想,然后我卻在大言不慚的說著自以為對的道理,可能多年以后我回首來看自己現在的言論都會忍不住發笑,自嘲一句“愚笨至此,安敢妄言”。


集團簡介
聯系我們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